昔日“小县城” 初现“都市范”

2018-02-25 15:25 来源:未知 作者:英飞国际
昔日“小县城” 初现“都市范”

  

 

  晋宁城区 ■

  

 

  郑和文化广场

  正值撤县设区一周年之际的晋宁收到一份“大项目礼包”——投资10亿元,年产1500万吨骨料项目最快将于今年年内开工建设,这是晋宁招商引资稳增长收获的又一大单。

  在“晋宁的诗意栖息地”微信公众号上,这串数字立即引起热议。有人看到了晋宁与昆明大健康产业、旅游城市等融合发展的希望,也有人认为“进城”的感觉还不明显。诚然,县与区仅一字之差,带来的却是区域产业结构、功能定位、城乡面貌等“脱胎换骨”式的改变。身处这种大变动之中,“一千个晋宁人眼中有一千个晋宁区”也不难理解。

  与此同时,晋宁“公益之家”的志愿者王紫江正在宝峰街道带领着志愿者们对贫困户进行慰问,王紫江还有另一个身份,是宝峰街道党政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做了4年公益活动的他,在今年切实感受到了变化。“社会公益团体不止在晋宁有影响力,在昆明也有影响力了,在晋宁扶贫也更加精准。”王紫江把这些工作和生活中的变化,都归结于“撤县设区”带来的实在变化。

  但是对于如何才算得上“进城入市”,在晋宁还有个形象的说法:“如果有一天,晋宁人不再称自己是晋宁人,而是称自己为昆明人,就像五华区的市民不会称自己为五华人一样……”

  “同城待遇”不用等太久

  “我们这代人还是习惯说自己是晋宁人,但我们的儿孙辈会成为真正的昆明人。”听说昆阳街道的兴阳村即将拆迁变为社区,49岁的李易阳很是感慨。

  位于晋宁城边郑和公园正大门山脚下的兴阳村,因为晋宁准备打造“郑和文化小镇”的规划,如今有望成为连接晋宁主城的一个片区,李易阳对此十分期待。

  从村民转变成市民,喜欢健身的多了,乱丢垃圾的少了,下方古城村党总支部书记李志坚把乡亲们“卷裤腿上楼”后的变化看在眼里。如何使村集体资产保值增值,给大家带来更优质的城市社区服务,也成为社区班子的新课题。

  今年年初,村里的养老服务中心已经正式开始使用,老人们在村里就可以享受到“老有所养,老有所乐”。同时,下方古城从60岁到90岁以上的老年人,每人每月可以领取100元到600元不等的生活补助,60岁以上的老年人自愿参加“爸妈饭桌”后,每月有300元的伙食补助发到食堂,老人在食堂吃饭不用花钱。除了有子女照顾不享受此待遇的老人外,在这些小组里,岁数小的照顾岁数大的,身体好的照顾体弱多病的,大家互敬互助,其乐融融,既开心又幸福。 “蛋糕做大了,今后村民就能享受到和城里人一样的各项社会保障待遇。”这是李志坚对撤县设区最大的认知。

  在晋宁,一批批类似的社区和村庄喝上了撤县设区带来的“头口水”,相关村民通过分享村集体经济的收益,率先获得“同城待遇”。但唯有推进全盘改革,才能使全区老百姓都受益。

  晋宁区正在规划社会民生“同城化”改革实施方案,主要包括三方面:按照“同城同标”要求,使政府提供的城乡居民公共服务事项补助标准与昆明城区接轨;按照“建设新城区”要求,提高社会公共事业的软硬件配置水平;以服务建设“名城名都”为导向,完善社会治理体系。提高城区文明水平、法治水平和文化影响力。

  对标“同城待遇”,晋宁人期待收到哪些“礼物”?晋宁人给出的答案非常朴实。“毕业后能在家门口找到好工作”“不用大老远跑到昆明的三甲医院去看专家门诊”“到其他区、县做生意更方便”“孩子择校有更多选择”“游客再多些,让我的生意更好”……

  城区品质正逐步提升

  27岁的王玥曦今年从法国留学归来,回到晋宁后,她萌生了“不走了”的想法。“好玩,有戏。”她是这么形容2017年的晋宁的。7月份晋宁举办的郑和文化节期间,在南滇池湿地公园引燃了昆明第一个“啤酒音乐节”,王玥曦和朋友在音乐节上“就着音乐下啤酒”嗨了整整5个晚上,这是原来的晋宁所没有的娱乐项目,让王玥曦对晋宁有了城市的感觉。

  “古滇养老小镇,是昆明大健康产业最前沿的产业,而晋宁也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王玥曦现在是古滇养老小镇的一名工作人员,为养老小镇做养老项目的策划。2017年10月,晋宁的古滇历史文化名城项目积极响应昆明“大健康”的发展趋势,推进养生养老产业的发展,依托滇池1.6万亩丰盛文化旅游配套,打造出占地3800亩,集多功能、生态化、充满活力的养老养生福地——滇池国际养生养老度假区。首创了“居家健康活力养老”的新模式,秉承“奉若父母,情同亲生”的服务理念,为老年人量身定制“文娱、医疗、商业、餐饮、管家、物管”六重服务体系,是国际化的运营服务水平,也是昆明的养生养老示范区。

  “但是,晋宁与主城区,还是有差距。”正如王玥曦对晋宁的期望一样,对晋宁人而言,一年来最直观的变化还数城区“颜值”的提升。城市功能区块不够紧凑,缺乏地标性城市门户,公共文化设施不够密集,内外路网运输能级有待提高……湖滨新城的晋宁要摘掉“小县城”的旧标签,奔向“都市范”,的确任重道远。

  文化建设稳步跟进

  原来吃过晚饭,晋宁昆阳的郑和文化广场是人口密度最大的地点。“晋宁原来的文化休闲场所太少了,广场上乌压压的都是人。”家住昆阳街道的王女士说,现在沿着护城河散步,也是一件美事。区城建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晋宁这几年改造后的城市公园越来越多,晋宁人也告别了扎堆散步的景象。

  今年春节期间,晋宁博物馆正常免费接待游客,彰显了博物馆的公益属性,用实实在在的文化惠民举措让数以万计的群众度过了一个不一样的春节。据统计,今年春节期间,晋宁博物馆人气爆棚,刷新了参观人数的历史新高,每天接待参观的人数达两三千人次,从大年初一到大年初六的六天时间里,共接待各地观众16179人次,其中未成年人5095人次。

  而更热闹的是,晋宁大年初一,在昆阳永乐大街举行“民俗大拜年”文艺巡演活动, “金牌秧佬鼓”男女老少齐上阵、“扇花”“旱船”“小独龙”“大龙”“蚌壳”等17支巡演队伍把晋宁“舞”得热闹非凡;500余人的巡演队伍浩浩荡荡,从永乐大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门口)出发到磷都路口结束,近2个小时的巡演,大街两旁筑起了道道人墙,人们扶老携幼,兴高采烈在道路两旁观看,欢庆盛世中国年。

  撤县设区的愿望,使这里的人们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对当地文化符号的挖掘。而“晋宁区”郑和故里的名字,因为既有历史文化内涵,又不落俗套,获得了当地人更多的青睐。


上一篇:文旅项目改变吃住娱 乡村过上“洋生活”        下一篇:有哪些零食适合放在办公室,一饿就来点
热门搜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