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说唱》想做好综艺先要“做自己”

2018-10-09 20:04 来源:未知 作者:英飞国际生活网1
《中国新说唱》想做好综艺先要“做自己”

近日,《中国新说唱》完美收官。艾热经过10道残酷关卡的严苛考验后加冕成皇,成为2018《中国新说唱》年度总冠军!

回顾13期节目,《中国新说唱》无疑是一档硬核综艺,赢在了作品与音乐本身。

在当前诸多综艺节目,还在通过剧情设置和剪辑手法制作争议时,《中国新说唱》却选择了返璞归真,回归到音乐综艺的根本——“音乐性”上,将笔墨落在了音乐作品和说唱歌手本身。

2个多月的激烈对战,中文说唱在《中国新说唱》的助力下,迎来了新发展,更多说唱作品进入大众的歌单,更多音乐人被熟知,节目在制作上对于“音乐性”的专业坚持得以窥见。

更为重要的是,在专业性上不断精进的新说唱,通过创新和尝试,成功确立了在综艺市场上的引领地位,去创造,不跟随。

坚持音乐性原则

金曲涌现叠加热度

正如爱奇艺高级副总裁、《中国新说唱》总制片人陈伟所说的,一个音乐节目,一个音乐比赛型节目,最大的核心看点就应该是有好听的歌。可以看到,无论《中国新说唱》如何发展,内容始终围绕于音乐本身。

《中国新说唱》在音乐上的完成度非常出色。首先,交出最好的音乐舞台。节目在制作中,非常注重音乐专业性,为选手们安排了专业化、国际化的音乐团队保驾护航,舞美场景等都是最上乘的设置,呈现出的试听效果,不亚于专业演唱会。很多歌曲在新说唱舞台上别有一番风味。

其次,节目无论主题设置还是剪辑手段上,都坚持做自己,将音乐性贯彻到台上台下各方面。

台上一首歌的高光时刻,台下要付出巨大努力,但一首歌曲怎么去创作这件事情,甚少有音乐选秀节目认认真真去刻画过。《中国新说唱》抢先打破这个传统,将镜头聚焦到作品诞生的过程。

在镜头下,我们看到,选手和制作人不断突破自我的那一面,他们不怕将自己未成形的作品曝光。相反,在观众的注视下,他们一点点完善,而观众则对音乐作品的创作技巧有了进一步了解。

ICE改编李荣浩的《王牌冤家》,赢得了观众对其唱作能力的认可,大众也多了一个维度来评价这些说唱歌手。满舒克、周汤豪、艾热等唱作能力出众的rapper,在新说唱的舞台上释放了更多可能性。

正是因为今年新说唱,将音乐性贯彻到台上台下各方面,以音乐性为节目宗旨,这为金曲的出现提供了可能。

《中国新说唱》第一期节目中,那吾克热的《儿子娃娃》惊艳众人,而这只是今年新说唱金曲大军的序曲。进入正式唱作对抗赛,好作品更是源源不断出现,霸榜各大榜单。说到金曲成绩,陈伟也吃惊道,“金曲的数量也比去年的多,传唱范围也比去年广。”

这些金曲在各个平台都发酵出不错的热度。网易云音乐、QQ音乐、酷狗音乐等音乐平台上,很多歌曲上线四小时不到评论就破万,当天冲到趋势榜的榜首,选手们的音乐作品讨论度高居No.1,多维话题持续位居热搜榜。

截至目前,艾热、李佳隆合作的《星球坠落》仍稳居各大榜单前列。《目不转睛》《Three Pass》《顶天立地》等歌曲也热度不减。

在音乐壁垒愈发深厚,音乐作品出圈愈发艰难的现在,《中国新说唱》不仅走进大众歌单,成功出圈,还做到了热度与音乐性兼具。正是在歌曲热度和节目热度的正向叠加下,相互带动,进一步提升了新说唱的影响力。

keep it real

“做自己”迸发更强生命力

炒话题,炒热度,是当前不少综艺节目孜孜以求的东西,但最终本末倒置,种种设置争议、人设剪辑的操作,使得观众们对选手的关注,多过于对其作品的关注。

显然,《中国新说唱》并没有这样的操作,其没有制作剑拔弩张节目效果的执念,反而去努力尝试拓宽节目叙述场域。当然,这样的尝试,始终是坚持以音乐性为核心的,使观众的关注点成功被定焦在音乐上。

一方面,通过设置60秒淘汰赛,1V1battle,战队赛,24小时限时赛,抢位赛等多种赛制,充分调动观众的观战情绪。值得一提的是,每一种赛制的设置都颇有看点,说唱歌手间的battle火花四溅,既有旗鼓相当、令制作人难以抉择的竞演,也有像艾热一挑五满血复活的热血舞台。

随着比赛的深入,观众对说唱了解越深入,对作品的讨论也越多。6进4争夺战、4进3淘汰战、复活赛,晋级名额的每一次变动都引起热议。

另一方面,节目的镜头完全为节目服务,为音乐服务,没有废镜头。选手即便在当期节目出现了,也不一定会给镜头。不随意派发好人卡的《中国新说唱》的节目中,甚至很多og也没有镜头。

当然,《中国新说唱》的镜头并不是一直都那么“吝啬”的,节目组会选择性地播放一些表现出色歌手的表演视频,这让新rapper出头的机会大大增加。音乐属性突出的那吾克热、艾热、ICE正是由此脱颖而出。

更为重要的是,新说唱让rapper们自在而勇敢的做自己,而不是去作秀。有意思的是,正是这种有些任性的保驾护航,反倒进一步激发了节目的音乐性。

正如王以太在节目中只唱自己喜欢的歌,早在参赛前,王以太就在微博中写道:“我的性格或许并不适合综艺节目的爆点”,这条微博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他的置顶微博。然而,这个自称“不适合综艺节目”的年轻rapper却因为坚持音乐性,在节目中不断受到认可。

毕竟,对于选手们来说,他们来到这个舞台上,并不是为了diss谁而来,他们有自己要抒发和表露的情绪和故事。

《星球坠落》将艾热和李佳隆两个人恋爱中的故事甜蜜地展现出来,情歌说唱一改rapper霸气的形象;《东成西就》迸发出新疆rapper与上海rapper的强烈火花,一东一西也体现了他们对家乡的强烈自豪感;《儿子娃娃》将rapper的野心和血性亮出,炸舞台就是他们想干的事情。

正如热狗所说的,说唱音乐创作者永远考虑的不是市场,他们追求的是那吾克热所说的“灵魂”。也正是有这种keep it real的精神,在新说唱舞台上,节目组不用规划其他爆点,选手们不用去迎合作秀,双双专注音乐,好作品不断出现,让说唱迸发出了极强的生命力和传播力。

《中国新说唱》的新尝试也给综艺制作带来思考,流量与内容究竟哪个才是更重要,才是综艺的“胜负手”?做节目到底是要留beef还是百花齐放?

做综艺如果只为了热度和关注,或许会留下一桩桩茶余饭后话题,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呢?毋庸置疑的是,这样在业务上有短板的节目,节目特色不明显的节目,在更长远的时间维度里看,肯定是要被淘汰的。

以音乐综艺来说,更是要专注音乐,最终目的还是让观众欣赏到更多优秀的音乐作品,丰富音乐市场的类型题材,成为音乐市场上的标杆性综艺。

打破音乐围墙

成功引领行业

现在,音乐行业壁垒渐深,新歌出墙的机会甚少,人们年复一年地在听老歌,数字音乐平台各种主题打包推荐的也是老歌,平台更愿意去推流量歌手、知名歌手以获取流量与用户。众多的音乐节目更是连打安全牌,改编老歌蔚然成风,大打怀旧牌,欠缺创新力。

但以17年有嘻哈出现为分水岭,音乐综艺有了新的生命力。年轻的制作人,有态度的rapper,新的音乐作品,华语乐坛焕发了新活力。节目带领着大众探索了中文说唱,这一未曾被挖掘的领域。经过去年一个夏天激情的燃烧,大众对说唱这种音乐形式已然有了全新认知。

而到了《中国新说唱》,不管是《星球坠落》《乌云中》《目不转睛》《Three Pass》等歌曲爆红网络, 还是艾热、那吾克热等歌手在年轻群体的走红,都表明着说唱已进一步走向大众市场,在音乐行业上,说唱早已有了自己的一块阵地。

而这背后,离不开新说唱的助力。正是由于节目理智回归音乐,从而才能将更多音乐作品带进大众视野,正是《中国新说唱》不断地进行自我迭代和尝试,才能不断给这个行业带来思考,并带动了行业的转变。

不论是音乐种类、制作内容、还是剪辑形式上,《中国新说唱》无疑都是最大胆,敢于超前的。可见,新说唱始终站在行业的前头往前看,看得更高一点,更远一点。


上一篇:明星与前任同台,郑爽强忍泪水拥抱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明星与前任同台,郑爽强忍泪水拥抱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
网站地图